当前位置:首页>观点与时评
弃"袍哥"文化方能解"人情之困"
      时间:2018-11-02 11:56

近年,从一些落马官员的腐败轨迹来看,被“袍哥”文化的“人情之困”所套,是其走向违纪违法的重要原因之一。有的落马官员在忏悔录中谈到自己饱受“袍哥”文化影响,最终成了不良政治生态的“产物”和“受害者”,痛哭流涕,后悔莫及,给人教训深刻,发人深思。

“袍哥”文化起源之初,因为时代背景和社会环境等因素,代表的是讲义气,重感情,对反帝反封建有一定的积极向上作用。但随着社会的发展,其江湖习气衍生出的行为习惯和行事作风与历史发展规律的主流文化背道而驰。放眼以重庆为代表的官场圈子,“袍哥”文化俨然一度成为该地政治生态恶化的代名词。纵观那些被“袍哥”文化所害的领导干部,无不是被“袍哥”文化那种“干亲”、“干爹”“老大”“老板”式人情关系拉下水,加之“干儿”“干女”“跟班”“小弟”的红包、饭局、段子的“糖衣炮弹”“攻袭”,怎会不身陷囹圄?所以说,“袍哥”文化之毒实质就是领导干部难以摆脱的“人情之困”。

我国是个人情社会,上下级、同事间、老同学等,聚一聚、聊一聊、保持联系,充满人情味儿,本无可厚非,也能给干工作带来自信、添加动力。因为朋友之间有时候不仅仅是物质上的帮助,还有精神上的支持、心灵上的慰藉。但是如果这种保持联系式的人情味,领导干部没有把握好度,就会“变味发霉”,拉帮结派,结成利益同盟,形成山头主义、帮派主义,不讲规矩“讲交情”、不讲原则“念私情”,最终滑向违纪违法的“深渊”。重庆渝北区委原常委吴德华的“江湖习气”,河南省南阳市地震局原局长郭鹏的“恩情回馈”,湖北省随州市民防办原主任蒯发忠的“友情互利”等等,均是被“人情所困”而“失足”的典型代表。

领导干部手中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它姓“公”而不姓“私”,无论是为朋友帮忙也好,还是为亲戚办事也罢,都要严守公与私的界限,不触碰纪律“底线”,更不逾越法律“红线”。如若拿着人民赋予的权力来解“人情之困”,势必党纪国法所不容。

弃“袍哥”文化,解领导干部“人情之困”良方,要切实加强党的政治建设,坚决彻底肃清苏荣、孙政才等“大老虎”的余毒影响,保持政治定力,不断增强领导干部自我约束力,使其真正成为政治生态“护林员”,党的事业“护航员”。要涤荡“袍哥”文化、码头文化,清除山头主义、帮派主义,发展积极健康的党内政治文化,让领导干部把心思都用在正道上,从而推动形成风清气正的良好政治生态。要坚决遏制“四风”问题,集中整治领导干部身上存在的“怕、慢、假、庸、散”作风顽疾,从而把坏风气破除掉、把好作风立起来。健全法规制度、扎牢制度笼子,严格履行领导个人有关事项报告制度,形成组织监督、社会监督、舆论监督三维一体的监督体系,及时“洗澡洗心”,以防被“袍哥”文化所套,人情关系所困。通过反面教材,深入开展“以案说纪、以案说法”警示教育活动,着力达到查处一人、警示一批、教育一片的目的,彻底铲除“袍哥”文化的滋生土壤。(广昌县纪委监委  揭天云)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